临渊

谋臣(一)

谋臣(一)

曹操x郭嘉。

不喜误入。

——————————

公元190年。

一语观汉末天下战乱不休,弱冠之年才略当敌谋士三千,遂拂袖揽盏一去隐居山林。

结交英杰无数,皆叹其谋略过人,又称上面如冠玉一副好容貌,复又赞其才貌双全,郎才万般。

其人淡漠世俗,端着君子方正青竹之意,鲜同外界来往,后世众人遂鲜少为知。

期年后,北行拜访袁绍,于辛评,郭图二人论袁绍其人,

“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

遂举袖立断离开袁绍阵营,一举赋闲六年有余。

公元196年。

曹营谋士戏志才离世,生前深得其主曹操器重,伤痛万分。又思渴求贤才,遂传信于荀彧,恳其举荐可替戏志才之位谋士一人。

荀彧应允,巧前日于友人会面,心神一动遂举荐其友于曹操。

曹操大喜,复日召见其友,于帘幕中坐论天下大事纷纷。

论道毕,曹操断言:“ 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

料此,君臣之路徐徐延开。

主名曹操,于其年喜获得力谋客,

其名为,郭嘉。

————————————————

建安二年。

曹操身坐阵营中,听得将士一干已严阵待发,朗声笑道,

“待孤前去会一会,奏那一曲行阵歌以振军心!”

起身掀开帷幕,入目三分,一青衫布衣男子立于将士们侧方,偏侧过脸颊放缓神态正听那领头将士说着什么。

听到曹操掀开的声响后顿了一顿,唇峰略一上挑,便侧身,将眼神稍纵落在来者曹操身上,淡声道,

“明公。”

曹操心下猛一跳动,耳畔轰轰乱糟糟听得将士们冲劲十足的喊声,眼前却恍惚只迎进了一人身影。

他伸手掩了掩下颚滚动喉结,只一瞬理好神态,威严应了声便走了过去。

郭嘉似是没瞧见曹操方才怔忪几秒,神态自若转过身端起小兵举着长板上放着的一晚酒,待曹操身形近了便略放低身姿,敛眉道,

“明公……”

言下之意当是饮了这碗酒,振军心。

曹操自然是懂得,只又气恼他这姿态,便是接过酒沉声问道,

“奉孝,你我怎地又这般生分?”

“孤先前自是畅谈万分,但你我交情自是旁人比不得。便也是没了那些礼节虚数,只愿你能拿我当真心朋友来待,而非——”

而非君臣。

郭嘉一笑,直身掸了掸袖口,颇有几分无奈应允下,刚要伸手取得下一碗——自是比不得曹操那碗大的酒。却没料曹操伸手挡住他落在半空的腕口,不虞道,

“你这人便也只会口头上应允附和几句孤,怕心底一丝也没听得进去。”

郭嘉不知曹操要作甚,便干脆落下手,

“奉孝不敢。”

曹操气的从鼻息里狠狠舒口气,恨不得拽着这人领口到演兵场狠狠操练他个几时辰 ,偏这人只是个名头挂着的是文人谋客,又拿他没办法。便冷着个脸自己伸手取了那盏酒递给郭嘉,没好气哼了一声快步绕身走向了军队前方。

郭嘉倒站在原地接过那碗酒不动了,待片刻后噗嗤笑了出来,灿目恍若星辰,柔柔落在清澈酒面上,写得满满欢愉。

旁边端酒的小兵见怪不怪撇了撇嘴,又瞧瞧忍不住将目光落在郭嘉身上,心下暗叹“谋士不仅才略过人,就是这姿色神态也是不输那名坊……”下一瞬瞥见郭嘉动作,直直整个人僵在原地,额间冷汗顿出。

那郭嘉露出半边光洁手腕端着那盏酒,对着月色皎洁轻晃了又晃,一双眼明明盈着方才为褪去的笑意清浅,却又透着几缕阴冷来,不慌不忙端着步伐走向了曹操的方向,转身前那双眼轻轻瞥向了小兵身后方向。

那小兵却是被他透过目光,一头旖旎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僵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直到好友拍了拍他肩膀示意入队听检,才晃过神来,心有余悸也回头撇了撇身后。

那有什么啊现在。

不过刚刚那里一定是站了什么人的。

郭嘉先生跟着主公这一年有余,战场营后哪个不是信手拈来,自然不是什么好惹易被轻看的人。

小兵摸了摸脑袋上的冷汗,瑟缩着连忙把手里东西送到后面去,连忙归队了。

————————————————
本节借用史料如下:

(源百度百科)

郭嘉出生于颍川,少年时已有远见,见汉末天下将会大乱,于弱冠(二十岁)后便隐居,秘密结交英杰,不与世俗交往,所以不是太多人知道他。[1]
21岁时,郭嘉北行去见袁绍,对袁绍的谋臣辛评、郭图说:“”明智的人能审慎周到地衡量他的主人,所以凡有举措都很周全,从而可以立功扬名。袁公只想要仿效周公的礼贤下士,却不很知道使用人才的道理。思虑多端而缺乏要领,喜欢谋划而没有决断,想和他共同拯救国家危难,建称王称霸的大业,实在很难啊!于是从此离开了袁绍。就这样,郭嘉一直赋闲了六年。[2]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颇为器重的一位谋士戏志才去世。伤心之余,曹操写信给荀彧,让他给推荐一位可以接替戏志才的谋士。于是,荀彧就将好友郭嘉推荐给了曹操。曹操召见郭嘉,共论天下大事,讨论完后,曹操说:“能帮助我成就大业的人,就是他了!”郭嘉离开营帐后,也大喜过望地说:“这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啊!”
从此,郭嘉便当上了曹操参谋军事之官—军师祭酒,为曹操的四方征战出谋献策,忠心效力。[3]

——————————————
喜欢的话点个收藏关注分享评论一条龙服务趴*٩(๑´∀`๑)ง*

这里对等着我更之前写过一系列文的朋友道个歉,开学高三比较忙没太多时间更新,请见谅。

高考结束我立据保证疯了一样补更!

感谢你们还关注我到现在(*๓´╰╯`๓)♡

这个系列不定期更新,随缘。

宣传期密友(1)

宣传期密友(1)

镇魂衍生。

占tag致歉。

最近有点沉迷于兄弟情,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还是会偶尔会这样去想。

所以写这个让自己清醒一下。

纯脑洞,勿上升真人。

结局BE。

————————————————
“赵云澜,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

沈巍伸手扯过赵云澜领口,身体向前倾去,分明隔着距离,却从下而上弥漫起了令人无法忽视地压迫感。

赵云澜带着笑意的神情顿了顿,抬眼对上沈巍紧盯他的眼神。

隔着镜片反倒看不清这人神色,却能依稀辨得流光浮浮沉沉映在眼底,虽掺杂几分混沌朦胧,确是凭自添了凛然。如深冬初雪直直落在赵云澜身上,却又似乎带着万般缱绻与无奈。

白宇有几分恍惚,似是随着直坠入那双眼眸去了。

直到朱一龙颇有不解伸手拍了拍他肩膀,疑惑问道,

“怎么了?”

今日的戏已经结束了,就在他方才愣神的一秒喊了“卡”。

导演拍手称赞他们演技十足的好,将人物演的惟妙惟肖。

却又像就是原本书中的人走了出来。

白宇却是如梦初醒,他抬手搭在朱一龙肩上,另只手绕过去挠了挠下颚的胡子,玩笑道,

“这不是听到导演说的话开心了吗。”

朱一龙此刻已经摘在剧中沈巍的眼镜,模样到是斯斯文文与平日别无二致。

白宇却分明觉得他仿佛还陷在刚刚那场戏中,连带着那双眼看过来之时都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感来。

白宇却生生被他看得这一眼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双眼睛太过剔透清澈,甚至于似乎能将他内心所想透视的一干二净,分外不差。

朱一龙显然是不信白宇方才的鬼话,只淡淡看了他一眼移开目光也没再说什么。

他本就不善言辞。

白宇却明显长舒出口气来。

朱一龙刚才眼神太过于穿透性,险些将他……

白宇一愣,心缓缓沉了下去。

将什么要暴露出来他才会这么慌张心虚?

————————————
朱一龙:有人能帮我把他@白宇的手机没收了吗,叫他好好拍戏。【截图】【截图】

白宇这天刚打开手机微博就看到朱一龙@他这条消息,顿时笑的不可开支,回头拉着经纪人的胳膊直拍腿乐。

想了又想,这才回复:

【抠鼻】

【有事吗?我是这个山头最英俊的猴.jpg】

瞧见朱一龙那头安静了好久,白宇又在心中暗自揣测是不是把人气坏了,于是又笑着戳开了朱一龙微信。

“龙哥?”

“龙哥?”

“龙哥龙哥生气了?”

“我给你赔不是。”

白宇发完这几条,想了想觉得不对。

又怕单独只发这几句话太单挑又太正经显得生分,于是又补发了个【毛猴jpg】的表情包。

刚发完这个,又是情不自禁笑开了花,一边捧着剧本一边又忍不住想朱一龙会怎么回复他。

却没想到等来了微博的回赠【我觉得布星.jpg】表情包,却一时没等来微信的回复。

白宇靠在椅子上一边看着剧本,眼神时不时落在手机上停顿个几秒。

抬眼之时却忽然瞧见剧本上贴着的密密麻麻的便利贴,又想到了演戏时也是这样认真的朱一龙。

不愧是一个星座。

白宇颇有几分洋洋自得的想。

他伸了个懒腰点开手机,仍然没等到对面那人的回复,一腔热血也渐渐平息了下去。

白宇阖眼,手摩挲着手机,思绪却又飘到了那个他等着回复消息的人身上……

————————————————
不喜勿喷,占tag致歉。

勿上升真人。

希望两位哥哥越来越好。

比心心。

————————————
喜欢的话点个收藏分享关注趴!

放假啦!我会勤劳更新的mua!

感谢现在还关注我的小伙伴们爱你们!

还有不到12h叶修生日。

打算集邮529句手写“叶修,生日快乐”。

有意写完戳我,记得留圈名。

麻烦各位了!!!

(憋打我呜呜呜呜我三次真的太忙了一有时间我一定更新!感谢现在还关注我的小伙伴!爱你们!)

(图源百度,侵删)

江东小霸王,孙策。

“孙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

伯符此人,二十东渡长江,横江曲阿之战大败刘繇,二十二为操封吴侯。为将有智勇,英姿勃发,好勇斗狠,意气风发。

建安五年,于丹徒为刺客所伤,年二十六,身亡。

[草稿]

[画渣勿喷,只是我心中的伯符]

[拖更说明:学生党最近忙的要命,恋与和其他系列小说暂时停更,特别节日不定期放几节,给各位朋友道歉了!我会尽量快快更新的!希望你们还记得我。]

数罪与罚

戳他☞https://shimo.im/docs/7U1DLtwBjkQp98i3

评论会放一份直接戳就可以进去的。

喜欢的话点个喜欢收藏关注分享评论一条龙吧。

李白x汪伦

  昨天老师讲李白的时候提了一嘴汪伦,

  说是李白乘着小船要走啦,大笔一挥写下了《赠汪伦》这首诗,然后汪伦站在岸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以前我一直觉得汪伦和太白的话,汪伦是那种隐忍忠犬攻的形象,结果忽然听见老师这样一描述,汪伦在我脑海中的形象就变成了美人书生受了。

  你想。

  李白一身白衣翩翩腰悬酒壶刚抬脚迈上床边的前一秒,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太白兄”的喊声,伴随着还有一群村人踏地为歌声而来。
  于是李白心下一动,对船家一抱拳说是要等一下来送别的友人。

  遂站在船头立定后回眸,便瞧见岸边柳树下站着一位青衫公子哥儿踏歌而来,发冠因为匆忙缘故歪歪斜斜扣在头上,一袭长发此刻也凌乱得很,有几缕发丝被汗濡湿贴在额间,双颊微红,眼角含着一汪清水般就那样直直痴痴看着李白的方向,有几分肉嘟嘟的唇微张开,是几阵急促的呼吸声连带着哽咽意味。

  以为此去错过送别李白而满面凄然立于那里,却猛然发觉李白就靠在船头略倾过身子笑得满是畅然看见自己模样招了招手,身上背负着的长剑也随着他动作晃了又晃。

  汪伦恍惚鼻尖又闻到李白身上的酒香和这人踏破凌空的气息,似乎他便还在自己身前与之对饮赋诗,耳畔是村人悠悠婉转的歌声,猛然惊醒才发觉这人不在身前而是眼前。

  李白思索片刻,转身寻出笔墨纸张就地挥笔而落,不过柱香时刻,便已成诗。

  李白作诗完罢,摇头晃脑摘下腰间酒壶拇指轻弹便开了壶口,仰下身子眉眼迎着朝光便一饮而下,有酒酿飞溅而出撒在他发间鼻梁,也不甚在意拂袖抿去再合上酒壶,大叹一声“好酒!”。

  随后叫了一船家将自己手中那已干透的纸张带去岸边汪伦,自己反倒是晃晃悠悠靠在门帘处只眯着眼看着那方向。

汪伦于岸边眼看李白这行云流水的动作不觉痴了,心下怔忪这人莫不是在赋诗,怪也笑道不愧是太白兄,才会在此时此刻还会这般。下一秒便听见那船家喊着自己头名,手捧纸张高举于头上连跑带颠的过来,只把这纸张小心翼翼交托给汪伦便转身回了船上。

  汪伦酸涩眨了眨眼睛,好奇低头而看。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瞧得最后两句话,含于唇齿翻来覆去的读,心下便是止不住的欢喜和几分怅然所失。再一抬头,便瞧见李白对着自己挥了挥手,船已远去了。

  岸边汪伦只手捧那纸张,又哭又笑。双眼紧盯李白离去的方向,眼角憋的满是红意,那唇又微微赌气好似撒娇嗔责般委屈,面色如火似霞,却是满面泪痕。直至再不见身影,才小心翼翼将纸张藏掖于怀中,抬袖拭了拭泪珠,口中不止呢喃这首诗,回去了。

  汪伦禁不住想下次再瞧见李白是如何模样,只是等了半 生直到入棺的那一刻,也再没见得记忆中的白衣侠士重新站在自己面前递过一杯酒盏如同情话低语念着自己名字。

  这一生情爱,终归于一首《赠汪伦》。

逐朝——番外之七宗罪(五)[许言白]

  许墨在听到周棋洛这混沌不清的话时显然气息一冷,原本满载笑意的眼眸中此刻也渐渐阴沉了下去。

  “我原本想放你走,但你不应该打他的注意。”

  随着这句话的尾音回想在空旷的大厅,正中央的地板上浮现出一个猩红阵法,从中缓缓浮起一个人影来 ,脚下还升起一团燃势凶猛的火舌来。

  许墨却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松懈了下来不少,仔细瞧去他额间隐隐浮着一层冷汗。

  他其实也仅仅是在赶来的前几分钟被忽然塞进那一连串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来,还没还好整顿一下疲惫虚弱的身体,就听到属下说别西卜正同利维坦在伊甸园举办宴乐,心下当时一挑想都没想就赶了过来。

  谁知好巧不巧碰上早已继承记忆连同能力的周棋洛来,白起偏生在这时陷入昏迷,只能拖延时间等着萨麦尔的到来。

  至于为何是这位萨麦尔,在听闻这次伊甸园之约只邀请了这几个人之时心底便隐隐有个猜测,也仅仅是在赌而已。

  不过,他赌赢了。

  一身墨色缎子衣袍将整个人拢在其中,袍内露出一条细长带着倒钩的尾巴来,正嚣张的顺着身后尾根处蹭来回摆动着。身形极为欣长,上半身却是贴身紧衣的收腹装扮,在靠近胸膛腹上两侧有明显撕裂的痕迹,隐约露出紧实的肌肤纹理来。背后是一双精致极点的翅膀来,却是泛着隐隐红纹的暗黑颜色,这人手中握着一把长戟,边角处反着冷冷的折光来。

  李泽言握着那把长戟挥其指向了面露错愕的周棋洛,沉声道,

  “我说过,不要试图激怒我。”

  这话尾音落地之时那团在他脚下的火焰直直顺着那把长戟“唰”一下燃到了尖峰处,周棋洛的面前,与此同时在看到此刻状态显然很是糟糕的白起和一旁的许墨之时,整个人瞬间暴躁不已,连带眼底都透露出隐隐猩红来。

  周棋洛咬了咬牙,视线在白起身上停留很久,退身一步后面露不甘。

  “我只是想尽快找到她!”

  “利维坦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你为什么就不能容忍一下我?”

  他面色沮丧的垂下脑袋,眼中隐隐浮出一抹水光来,

  “我除了从利维坦身上,在这里便再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寻她了……”

——————————————————————————
好久没更新啦嘻嘻嘻( ˃᷄˶˶̫˶˂᷅ )

除了周棋洛的cp都已经登场完毕,不过应该可以猜得出来不过我还是不说是谁233333

老李没出场有好多小伙伴猜老李的属性,我记得有个朋友猜老李是色欲,我当时一拍大腿就想诶嘿其实这样也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tag问题若有朋友还是介意请挪步上一个文章,以后我不会再解释。

以下是出场大概解释:

1,贪婪—许墨

希望占有比所需更多为之贪婪。

又称失控的欲望。

——玛门。

设定许墨的属性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贪婪,记得许墨在第十章说过“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再配上去百度百科搜查“贪婪”(如上)的介绍,觉得蛮适合许墨的,生于黑暗便渴望光明。这样一想就更心疼许墨了爆哭,下一节悄咪咪加戏。

2,嫉妒—白起

对自己资产的喜爱变质成了忌恨其他更美好事物的拥有者的欲望为嫉妒。

白飞飞设定原因其实是基于游戏他和女主的故事来得,不过我擅自将这样感情挪到了许墨和李泽言身上。白哥的故事和高中时期也说不上很好,于是在现在拥有了许墨和李泽言的喜欢便再不能放手。

——利维坦。

3,暴怒—李泽言

复仇的欲望,源于心底的暴躁、憎恨、愤怒,导致情绪失控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为暴怒。

——萨麦尔。

老李设定原因也是基于游戏里他和女主的故事,第十章老李说过“我不会在失去你第二次”,原谅我擅自又把这样情感挪到白起和许墨身上了。老李其实可以说是游戏里最“傻白甜”(???)的一个,平日里冰块脸但是只有在面对许墨白起的时候才会情绪失控。其实说实话老李“暴怒”的设定有点勉强,我也说不上那种感觉,第一印象便想到这两个组合了。鳖打我真的!

4,贪食—周棋洛

饕餮的欲望,浪费食物或者过度放纵食欲,过分贪图逸乐皆为暴食一罪。

——别西卜。

周甜甜我在前面章节解释过啦。

————————————————————————
喜欢的话点个喜欢收藏关注评论分享一条龙趴(ෆ ͒•∘̬• ͒)◞

(开学更新速度慢别介意!)

逐朝——番外之过年假装男朋友


戳我:https://shimo.im/docs/GFPKkLLA2e486CVN

链接我在评论里再放一份,可以去评论找。

因为带了点肉渣害怕不过审就只能这样啦。

白起见家长的那段借用ssr卡的情节一小部分,不喜勿喷。

除夕快乐!

在这里给大家摆个早年,提前祝一声新年快乐٩(*´◒`*)۶!

喜欢的话点个喜欢收藏关注分享评论一条龙趴!
————————————————————————
这篇文发出去有很多小伙伴说许言tag打的有问题希望撤掉,

我不想一一回复了在这下面统一解释一下。

我写恋与制作人bl的时候从头至尾的cp只有许言白,也就是许墨x李泽言x白起3p的设定。

逐朝系列的一切都是基于许言白私心设定上,我没有表明是私心tag很抱歉。

关于许言白cp,许墨和李泽言的爱情在我眼里是含蓄,寡言,但是只要一个眼神就理解的默契;李泽言和白起的爱情在我眼里像是欢喜冤家,相爱相杀这一类型;许墨和白起就相当于一种在黑暗中的救赎,我只有你了所以你必须是我的占有欲。三个人的爱情本来解释起来就是很复杂的事情,但是只是因为爱所以才会选择一直继续。

这篇新年番外大纲是在《逐朝》系列的基础上所进行的,所以我打tag是许言白,许言,言白,许白,我的设定是三个人的爱情缺一不可的,所以单独扔下哪一个都不再是完整的爱情了。

如果这样还不能接受我打的tag的话,那么您可以当做一切都是我的私心,如果这样您还是心存芥蒂的话,那么我此后写文章便只会留下恋与制作人bl的tag,如果您还是不能接受同人耽美的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我写文章的初衷是因为我爱他们,我想把我所想写下来而不是特意昭告天下我写了我要求热度这样。

我写这个系列只是因为热爱,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因为您的观点而改变。

致歉。

逐朝——番外之七宗罪(四)

  “好了,到此为止。”

  肩上忽然搭上一双手来在白起身上略一用力,白起吃痛猛的回神看向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旁的许墨,顿时如梦初醒吓出一身冷汗来。

  “你醒过来多久了?我猜……大概是七天前?”

『等等,许墨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起转头看向一旁的许墨,方才被忽然涌进脑海里莫名欲望吞噬了思维,此刻身上又被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双腿不自觉有几分发虚。许墨似乎察觉到了白起的异常,原本搭在肩膀上的手也滑到他腰间紧紧搂住白起。

  周棋洛站在原地听闻此话略一眯了眯眼,随后他咧开一模笑意来,一双眼眸弯弯如含春水般明亮,身上萦绕的阴暗气息却与之完全不符。

  “被发现了啊……不愧是玛门那家伙选中的人。”

  周棋洛忽然敞开怀抱对着许墨朗声道,

  “怎样?要不要同我合作?”

  “我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包括你身边那个人。”

  “等到最后我们夺取那个位置,一切都归属于你。”

  “而我只要那位大人和萨麦尔那家伙做的美食!”

  许墨面含笑意侧耳听完周棋洛所说的话,在听到最后那个名字时眼底笑意不减反增。他弯下唇角略含惋惜道,

  “真是抱歉,看来我尊敬的别西卜大人是不清楚我所要的到底什么了。”

  周棋洛看了眼此刻面色惨白浑身发软被许墨搂住的白起,摊开手掌问到,

  “不就是我们可爱的白警官吗?哦不,现在应该称他为——”

  “利维坦大人了。”

  却看到许墨轻轻摇了摇头后猛的跺了跺脚,一双深蓝眼瞳闪过暗芒,压低嗓音急躁道,

  “那你想要什么!”

  “我快没有时间了!她要醒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

  周棋洛如同困兽一般低吼威胁喊道,

  “玛门!许墨!你现在拖着刚苏醒的他根本打不过我!”

  “你若不想看到你亲爱的利维坦因为继承不完全而暴毙你就继续拖延下去!”

  随后似乎又想到什么,他眼神一亮满盈喜色视线落在了此刻脑袋一片混沌的白起身上,喜道,

  “对!不能让利维坦死去,他身上有那个追踪器!对、对、我不需要和你合作了玛门!”

  “我放你走、不、不,只要你将白起借我用一用,我保证送你和他完完整整的离开这鬼地方!”

————————————————————————
  最近几天都没有更新,希望小伙伴不要忘记剧情嘿嘿。

  老李还是没有出场,鳖打我!

  如果有细心的小伙伴应该猜得出来周棋洛的cp是谁啦,还没引出具体是谁我就不说出来嘻嘻嘻。

今天不出意外会双更,大概是晚上贴出来情人节番外,具体写谁的没确定,可能是许言白,柳晏,李杜,於苏,康温等等,如果有想看的可以评论告诉我呀希望我还没过气(不过也没有得气过嘻嘻嘻)

情人节快乐!今天我们都是单身狗!

喜欢的话点个喜欢收藏关注分享不要大意的留条评论趴!

噢还有突然想起来已经300+fo啦,依旧是点名写内容,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得了……如果有想看的评论就好啦啾咪❛‿˂̵✧

不正经的摸鱼。
每日一嫖蔡师兄。
草稿草稿没画完。